欢迎访问环球体育官方官网!

1 0755-83161116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环球体育官方
搜索

搜索
确认
取消

环球体育官方app下载链接

环球体育官方app下载链接

深圳一批长途汽车客运站“功成身退”


  ▲2022年7月9日,位于银湖的深圳汽车站候车大厅,候车的旅客稀少。 本版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余海洪 摄

  对于早期的深圳逐梦人,他们也许都会记得,那些人声鼎沸的汽车客运站就是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站,而来自不同地方的乡音是留在记忆里的一部分。

  然而,随着飞机、高铁和私家车等交通方式的日渐完善,承载着无数深圳人梦想与乡愁的汽车客运站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成为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同时,目前还在营运的客运站也在坚强支撑,而深圳跨市公交总体稳定,未来的汽车客运站也将被重新规划转型升级。

  “我来深圳的第一站,就是在宝安沙井汽车站下车,从此就在宝安打拼和发展。”谈起20多年前的回忆,孙先生至今还依然记得当时的情景,“从河南来到深圳追逐梦想,那个时候还坐不起飞机,从老家兜兜转转乘坐汽车,是大多数人的首选,便宜和方便成为我们的基本选择。”

  他说,当时在沙井汽车站下车,带着大包小包的,一个亲戚过来又把他带上公交车,后来孙先生就在宝安扎根,现在他已经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负责人。说起当年的感受,孙先生说,那是一个时代温暖的回忆,相信很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和感触。“在汽车站人流汇聚的地方,你能听到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说着不同的口音,尽管当时的车站还不算很先进,但那种感受承载了一代人难以忘怀的乡愁。”

  孙先生是众多早期来深圳逐梦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对当时的汽车客运站的感受颇为相似。王女士是广西容县人,她记忆中的深圳银湖汽车站是经常去的地方,“每次回老家县城,我都选择乘汽车往返于两地,主要是因为方便,我家到汽车站几分钟就到了,然后乘长途汽车睡一觉就到了深圳,很省事。”

  她说,在2009年的时候,银湖汽车站乘车的旅客时常爆满,她也去抢票,有时候因为误了时间,她也追赶过刚刚启动的车辆,“直到满头大汗地坐下来时,才可以长出了一口气。”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选择了诸多更便利的交通出行方式,深圳众多的客车客运站慢慢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沙井汽车站、福永客运站、西乡汽车站、大鹏汽车站、蛇口汽车站、侨社客运站、文锦渡汽车站纷纷停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晚记者,深圳客运汽车站在2014年达到了历史客流最高峰,其总数达到51家,“这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代背景紧密相关,来深务工的人数在增加,客运汽车站的需求量就变大了。目前很多老牌车站纷纷关停,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功能在慢慢减弱,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部分客运站退出历史舞台,需要客观看待。”

  作为深圳客运班线最多、班次最密的长途客运站,深圳汽车站在此前覆盖广东省内各县及全国24个省市(直辖市)。日前,记者来到这里查看情况,偌大的候车大厅只有两三个旅客在安静地等待,只剩一个售票窗口开放。一位候车的刘姓乘客说,他要回老家广西,现在偶尔会乘坐汽车,主要是因为便利,“乘高铁还要转一次才能到达目的地。”

  该车站张副站长告诉记者,目前车站平均日发送旅客大概在50人左右,在疫情前高峰期日均客流量超过万人,“随着飞机、高铁、私家车、顺风车和网约车等交通方式的普及,难免会对传统的公路客运带来根本性冲击。”他说,其中顺风车的影响因素很大,疫情以来,车站运营处于低迷状态,之前的几年时间,也只是基本能维持正常运转,谈不上盈利。

  他表示,车站工作人员也从以前100多人减少到目前的20多人,运营线条,目前主要是在广西和湖南等深圳周边省份。

  在罗湖客运站,其旅客日发送量在高峰期也有上万人之多,现在这个数据已经下降到了10人左右,运营线条。该站调度室罗女士表示,未来如何调整,到时候要看具体情况。

  那么,深圳跨市的部分公交线路运营如何?记者采访了多位深圳东部公交公司的老司机和票务员,他们表示,如今大湾区基础设施正加速互联互通,综合立体交通网络正越织越密,目前没有出现客流量较大下降的情况。

  该公司三分公司M589线年的老司机,他说,该线路连接了深圳和东莞两座城市,由于经营时间很长,形成了稳定的乘客群体,尽管现在地铁和私家车及顺风车很普遍,但这些因素总体对运营影响不大,“疫情以来,线路也没有大量客流量流失,这个主要还是依靠长期向乘客提供优质服务积累出来的。”

  他说,“该线辆,日运送乘客达到万人次,客流以深莞两地上下班乘客为主,其间经过了不少医院和学校,老人和孩子很多,这就要为他们提供与其他线路不同的服务。”

  卿更强的爱人李卫兰也是该线年前,她跟随卿更强从湖南邵阳来到这家公司,她说,之所以还保留着售票员岗位,主要还是线路上的特殊乘客人群决定的,每天工作9个小时,大多数都是要站着服务,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么轻松。“我经常遇到一些老人迷路,经常把他们带到车队,再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到家人,还有一些孩子也是这样,很多时候老人带着行李,我们要下车帮扶他们,甚至要把行动不便的老人背上背下。”

  2008年,27岁的王正飞从湖北襄阳来到东部公交公司五分公司,到现在已经是M361线路的一名老司机,两年后,他的爱人杨小青也成了这条线路的售票员。对于当前的深圳客运站出现关停或经营艰难的现状,他认为,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全国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但王正飞表示,他们的线路途经东莞凤岗镇,尽管有疫情影响,出现客流量减少也属于正常现象,但总体还算稳定。

  他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已经购置了房产,但孩子还在老家读书,每天有时间都会通电话视频,疫情前公司也会把孩子接到深圳度假。“当时来到深圳,夫妻齐心创造美好生活,尽管每天工作11个小时,但还是很知足,作为一个双职工家庭,这是我们共同打拼的事业。”

  说起自己难忘的一件“浪漫事”,王正飞说,去年情人节,他到爱人的车上,为她送上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这是很突然的事情,就是想着在深圳这么多年,两人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为她创造了一个小惊喜。”

  近两年,深圳汽车客运站的接连停业和低迷的运营现状,反映了当前道路客运行业的萎缩,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在此背景下,更凸显出客运站整体需要规划转型的迫切性,而作为道路客运行业的每个人也需要转型,要转变过去的思维观念,根据新时期的新特点改变经营模式。

  据悉,2019年,《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关于进一步推进我市汽车客运站转型升级工作的通知》下发,启动了汽车客运站转型升级的道路。根据相关资料显示,通过转为配客点、引进公交线路、建设充电桩、设立旅游集散中心、提升服务等方式,来提升客运站的可利用率。

  值得欣慰的是,深圳部分客运站通过转型,恢复了一定的“活力”,但由于受到疫情等因素影响,总体来说,深圳剩余的车站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希望牵动着无数人乡愁的客运站能重新“热闹”起来。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环球体育官方

环球体育全站官网登录

环球体育官方app下载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